118图库开奖

记忆中的妈妈 短文


更新时间:2019-10-08  浏览刺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妈妈没有出过远门,就连我们临近的城市也很少去,虽然城市里面有妈妈的姐姐,妈妈总说,“我们这样,还是不要去的好”,所以,我亲爱的妈妈一直还在我家的那片土地上耕作,耕作```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爸爸是个有些不称职的爸爸,爱赌、爱酗酒、爱抽烟,这些都是我比较反感的,虽然我家一直都很穷困。我记得,我们家那边的经济不是很好,妈妈每逢赶集的时候,那天就很早的起床,把前一天晚上准备好要拿去卖的蔬菜背在集市上,因为早上的菜贩子多,能够一次卖掉,然后又回家继续耕作。每天卖的钱不过十几元,支撑着家里的一切,而我的爸爸就知道抽烟,喝酒,一切的一切,源于一个贫困的家庭。

  我的妈妈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奶奶在世时说,都是因为生我时候,还没有满月爸爸就狠狠地打过妈妈,所以落下了这个病。听了以后,我一直就有一个想法,这个世界上,打女人的男人一定不是好男人,我是这样想的。

  现在,爸爸好了很多了,就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而言,也开始好好的为家里着想了,现在我爸爸在内蒙古打工,听说生活的很艰苦。我爸爸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也是因为命运不济,想起来,也开始原谅爸爸了。

  前几天,爸爸来电话说,家里周围有几家办喜事,我们家也得去,但是没有钱,需要我给家里寄上二百就够了。我第二天就去银行取出来,给家里打回去了,也打了电话,是我弟弟接的,我让他告诉妈妈。

  后来,好几天了,我打电话回去问妈妈,妈妈说她去邮局了,说卡的密码不对,就耽搁了。

  我的妈妈,那天我很生气,向妈妈发火了。我想,既然不知道,就可以打电话问我呀!

  后来,我想了很久。我才知道我错了,我家的麦子熟了,该收割的也要收割,该播种的也是妈妈一个人播种。别人不想种的地,妈妈也找人要过来种,妈妈说,这些年,国家的政策好了,不用交农业税了,多种点地有好处。家里家外都是妈妈一个人,我知道,妈妈也累了。

  妈妈后来告诉我,她从来没有亲自到邮局取过钱,也从来没有给谁打过电话,到现在,妈妈还是不会用电话。

  妈妈一直生活的很清贫,所以常常教育我们兄弟俩,既然能挣钱,就要好好的存起来,以备后用。“挣钱犹如针挑土,用钱犹如水推沙”也是妈妈常常告诫我们的。我说我想做生意,妈妈就反对,因为我爸爸也是从生意场上跌下来的。我不怨我的妈妈

  展开全部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会想想我们一路走来的心路旅程。其实,这是一件很浪漫很浪漫的事情。

  小时候,在妈妈的庇护下走每一步路。只是不同的妈妈有不同的庇护方式。有的妈妈总是在孩子跌倒的时候,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石头上,或者桌子椅子等一切绊倒孩子的物体上。小的时候就经常听着妈妈说“宝宝,不哭,我们把这块石头挖掉。”而另外的很多妈妈总是对孩子“不闻不问”,任凭孩子一个人在地方摸滚打爬,直到站起来为止。而我的妈妈总是将这两种角色在不同的地方扮演,直到长大了我才明白,由于在我的生命里,爸爸常年不在家,所以一切的黑脸白脸都由妈妈一个人来扮演。所以很多时候妈妈都是打完了我再抱着我一起哭。现在,人长大了,有的时候真的感觉自己有点欠打,想让妈妈打一顿,突然间那些以前很讨厌的棍棒也变得很温柔。

  后来,到了三四岁的年纪,妈妈总是拿出一叠一叠厚厚的卡片让我跟着她念“a”、“o”、“e”。跟着她念“花朵”、念“白”、念“草地”。甚至在早上洗脸的时候妈妈也指着脸盆里的“上海”教我读。其实现在妈妈都不知道我喜欢上海都只是因为在记忆中是妈妈第一次让我接触到这两个字,是因为我们家小小的脸盆。小的时候总是恨妈妈这种以前觉得没有必要的严格。恨自己的“命运”,如果当时知道命运这个词的话。总是看到别的孩子还在满地爬的时候我却在读这些拗口的汉字。可是当我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就因为会写最多的字而受到表扬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妈妈那么伟大。那个时候,妈妈总是教我唱一首叫做《妈妈的吻》的歌。现在还记得那首歌:“妈妈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到如今……”,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幸福。

  五岁了,妈妈就开始在我的长辫上扎起一朵漂亮的用纱巾做成的小花。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女孩。觉得用纱巾做成的小花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东西。五岁的时候,也许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刻,妈妈总是会给我买各种各样的饼干,而我做为对妈妈的回报,总是把我存的每一分钱(其实就是饼干里的合格证,我那时以为那就是钱)全部交给妈妈,让妈妈饿了去买吃的,病了去买药。

  六岁了,妈妈给我买了一个跟其他小朋友一模一样的小书包,我就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可是妈妈每天都不送我,只是每天早上帮我做好早饭,然后站在门口看着我上学。其实那个时候我好伤心,因为其他的小朋友每天都有爸爸妈妈送,一路上都有爸爸妈妈护着,而我没有。每当路上讨厌的男生欺负我时,我跟他们说“你们再欺负我我跟我妈妈说。”他们也会嘲笑我说:“你妈妈才不会管你了。她根本就不爱你,都不想要你了,你看你上学她从来都不送你。”然后我就一个人躲到一个所有人的小角落里哭一阵儿,再昂首挺胸地朝家里走去。

  七岁了,妹妹出生了,妈妈没有时间再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没有时间每天目送我上学校。早上唯一能替我做的就是坐在我们家那张小床上给我梳美丽的辫子,不再有美丽漂亮的纱巾,因为有了妹妹,妈妈多了一个操心的地儿。

  八岁到十岁,是我最风光的日子,在上学的路上已经没有人敢欺负我,因为他们知道了虽然我没有爸爸妈妈接送我上学,可是我很会保护自己,不主动挑事,但也不会怕他们。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是毛爷爷的真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路上所有的没有爸爸妈妈接送的小朋友都被我照顾着,她们走不动了我就背她们,她们饿了我就把自己的东西分给他们。这个时候我知道了我的妈妈是最成功的妈妈。

  十岁到十二岁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开始跟我讲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并且越来越唠叨,越来越啰嗦。于是幼稚的我就在字典里写上,  半波中特网关节置换技术被越来越多人熟悉。,妈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以后我绝对不养你老,因为我恨你。据妈妈说后来的后来,妈妈曾看到了这些东西,那时候的妈妈该很伤心很无奈吧。现在想说,对不起,是我没有懂妈妈。

  十三岁,我被流放了,流放到一个人也不认识的地方。没有人唠叨,没有人打,也没有人骂,更没有人做好吃的饭菜,没有人给我洗衣服。在异地求学的最初的三年,是我这一生中最艰难的三年。那个时候才知道我的家乡在我们那个县像个异类一样不被人接受和了解。我说的每一个字同学们都觉得奇怪,只因为我说话跟他们不一样。所以那三年我几乎每说一句话,就会有个人学一句,就感觉自己带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复读机,因为会将自己的声音变得异常丑陋。学习跟不上,被迫放弃自己所有的爱好,唱歌,跳舞,画画。所有以前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事情都不能做了,感觉就像被流放一样。我想,妈妈也许再一次不要我了。偶尔爸爸来看我,然后拿着手机对我说“给妈妈打个电话吧!”我也是百般不情愿。也就是在那三年形成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一个星期给爸爸妈妈打一个电话报平安。也就是那三年,学会了独立,学会了自己面对一切的问题,学会了感冒了一边打针一边算计着口袋里还剩多少钱,学会了……

  十六岁,继续被流放。这个时候妈妈还像以前一样跟别人聊天的时候老实说:“我的孩子啊,铁石心肠,从来都不想家。”然后我就在一旁傻笑。其实不是不想家,只是知道爸爸妈妈辛辛苦苦地把我送出来上学,不是让我来想家的。高中三年,由于已经习惯了独自生活,也没有觉得有多难。只是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可以相对让爸爸妈妈花费较少的学校而自豪。在这个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当我是宝贝。甚至在高一分科的时候连校长都来给我意见。觉得一切都顺利。可是后来谈恋爱了,在高二那年。心里其实一直觉得对不起妈妈。因为妈妈曾给自己说过一句话“做什么都能原谅,就是不准谈恋爱。”也许就是这句话吧,最后在老师的劝说下分手,结束青涩的早恋,重新备战高考。现在仍然记得高考前夕,妈妈每天中午为我做的饭,爸爸每天晚上为我煮的夜宵。其实那时候自己是极不习惯的。因为太久没有跟爸爸妈妈这么长久的生活在一起,因为太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甚至有的时候放假回家都感觉自己不是家里的人,感觉妹妹才是他们的女儿,而自己,只是一个客人。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louewe.com All Rights Reserved.